• 首页 > 小说大全

    《许悠何莉》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许悠何莉》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许悠何莉》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完结
    书名: 嫁给死去旧友的陌生丈夫 作者: 椰子杏仁露 来源: longzhu

    嫁给死去旧友的陌生丈夫许悠何莉简介:
    五星好文《嫁给死去旧友的陌生丈夫》,是一部主人公为许悠何莉的短篇言情文,本文由网络金牌写手“椰子杏仁露”创作编写,主要讲述主人公之间幸福甜蜜的爱情故事。书中精彩章节:溜出那个停车场时我唯一的反应就只有「跑!」我用了我这辈子最快的速度跑回酒店,不敢回头看甚至不敢听身后还有没有动静。等我刷了卡登上电梯,呼吸急促间看到一个穿着刚才我看到的裤子的男人也走进了酒店大堂。我脑......

    时间:2024-05-16 22:39:51 立即阅读

    嫁给死去旧友的陌生丈夫章节

    《嫁给死去旧友的陌生丈夫》是网络作家椰子杏仁露为大家带来的原创作品,这是一本非常不错的短篇言情小说,许悠何莉是书中的主角。

    「妈的溜得还挺快,早知道我就把她在刚才那个路口摁住睡了,不然哪来那么多事。」

    「你把她住的地方发给我,我现在去找找。」

    我呼吸都有些不畅,忍着害怕把手机打开从车下录上了那个男人的腿和打电话的声音。

    接着我轻轻的往后退,努力不发出一点声响。

    等溜出那个停车场时我唯一的反应就只有「跑!」

    我用了我这辈子最快的速度跑回酒店,不敢回头看甚至不敢听身后还有没有动静。

    等我刷了卡登上电梯,呼吸急促间看到一个穿着刚才我看到的裤子的男人也走进了酒店大堂。

    我脑子发懵,什么都想不到,只拼命跑到房间门前刷开门就转身反锁,连灯也来不及开。

    我还嫌不够,找了重物堆在门口,还放了阻门器。

    这样我才勉强放下心,就这样在黑暗中瘫坐在门口,我突然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是个男人,我从没有听过他的声音,他正在楼道大喊我的名字「许悠?」

    6

    突然我的手机屏幕亮起来,有人在打我的号码!

    因为最近发生的事太多,我手机最近一直是静音状态。

    手机屏幕莹莹的光照亮了一小片地方,上面显示的来电联系人是「何莉」。

    那个已经死了的何莉!

    我一下子汗毛倒竖,把手机扔到不远处的地毯上发出轻轻的一声“咚”。

    楼道里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这声动静,我听到他突然走到我的门前。

    他也许正垫着脚从猫眼往里看,侧着头听里面是不是有手机**,幸好我没有开灯,我抵着门跪坐在地上屏住呼吸,一丝声响也不敢出。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的人才动了,抬脚向下一层走去。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时候我才发觉我浑身的冷汗已经打湿了衣服,我不敢睡觉,就这么一直坐到了天亮。

    第二天我就去了警察局报案。

    警察看了我昨晚录制的视频和手机的拨号记录,最后告诉我因为没有实际的证据,所以没办法立案,只说让我注意最近的人身安全,有其他情况再来。

    我没办法,昨晚的酒店不能再住了,我在警察局附近又找了一个四星级安保设施齐全的酒店住下,一日三餐也让酒店送上来。

    我又闷了几天,最后决定不能坐以待毙,既然报不了案我就自己查!

    我找了个侦探,虽然价格很高但是能力还不错。

    我付款的当天下午就把跟踪我的男人的资料发给了我。

    那个男人叫李伟,本地人没有固定工作,大概是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

    我想起那晚他叫的那句“雄哥”,连忙让那个侦探调查他身边有没有名字带雄的,果然不出我所料。

    我拿到了一份名字叫“张汉雄”的男人资料,一打开我就发现,这个男人就是当时何母带来的那个陌生的猥琐男人。

    我还发现了奇怪的一点,这个男人已经结了五次婚,而且这五任老婆都分别在结婚一年后失踪,死亡…

    我想起前几天何母说的“你嫁给她未婚夫我按你说的价格协商”和男人死了的那五任妻子,心沉了下去。

    7

    只是这毕竟只是猜想,我并没有实际的证据去报警处理。

    我不能坐以待毙,思来想去我想到一个有些冒险的方法。

    我先打给了我在国外做生意的小叔,跟他一五一十的说了这些事。

    他很震惊,一边数落我怎么这么大的事都不跟他提,一边让助理推了手头工作定最快回来的机票。

    我挂电话前告诉他回来时一定要给我带一个可以放在我身上的定位仪,针孔摄像头和随身的一键报警器。

    我没有告诉他的是我打算将计就计,答应嫁给那个所谓的“何莉的未婚夫”。

    我紧接着就给何母打了电话,电话里我装作害怕的语气告诉她

    「阿姨,我最近确实遇到了些事,我突然发现我身边还是不能没有一个男人…」

    「你说得对,莉莉的死是我的责任,我想了很久,我愿意嫁给那个男人!」

    那边的何母好像早能料到我的反应,并没有多么惊讶,只是用带着几分猥琐和期待的声音问我

    「你能想通就好,我们都是为你好!」

    「你告诉你家里人了吗?嫁妆给多少啊?」

    我在这边深呼吸了好几下,憋住特别想破口大骂的心继续回答

    「阿姨,我已经告诉家里人了,只是我叔叔跟我从小不亲,他不管我的。」

    「嫁妆呢,我这边可以出一套房一辆车还有八十万。」

    我隔着手机都感觉到对面人期待的语气连忙回答「好好好,我这就告诉阿雄」

    「嗷对了,你还不知道你家掌柜的叫啥名字吧,他叫张汉雄,是我们那最有出息的男娃了!」

    「这真是你真是修了八辈子的福气才得来的,不然就凭你这没爹没妈的,都没人要你。」

    「就算勉强给了人家,那你婆家到时候都看不起你。」

    「他那边就不出彩礼了,你们年轻人不都流行没有彩礼吗?」

    这他妈是我倒了八辈子血霉才遇上的吧?

    我听不下去,只能胡乱嗯嗯两句算是迎合她的话,又开口问

    「那我们什么时候能办喜事?虽然在莉莉丧期,但是我想让莉莉也看见我幸福,您不会不理解吧?」

    何母迟疑了一下,我又添了把火

    「虽然我叔叔不管我,但是他听说我要结婚还是想回来看看,阿姨你也知道我们家的条件,叔叔也不想让我随便嫁的」

    我语气加重

    「他最近有生意走不开,月底就回来了,他回来一定要好好审查一下我的结婚对象,还不知道要多久呢。」

    对面人可能被我这番话**到了,满口答应

    「你说的是啊丫头,仪式就要早早办,只是这次太仓促了!」

    我敏锐的听到那边有男人的声音说了什么,何母接着说

    「要不你过几天领证前和阿雄回老家祭个祖见个家长就行了,毕竟花钱办仪式也没什么用是吧?」

    上钩了,我嘴角勾起一抹笑

    「好的阿姨,就这么说定了,你把时间定好后把具体地址给我发过来就行。」

    8

    小叔第二天就到了家,我拿到东西这才一五一十的把我的计划告诉他,果然他第一反应就是不同意,坚持报警。

    我拉着他叹了口气

    「叔叔,我不会有事的,我心里有数。」

    「我知道你担心我,爸妈走了之后这么多年,你按时给我发钱又从来不阻止我的任何叛逆行为其实是你想让我活的开心一点。」

    「我还记得小时候不听话,你打了我一巴掌,我哭着说我不要和你在一起待着了,我要去找我爸妈,你一个大男人最后眼睛红了,还跟那时候的我说对不起。」

    「后来我长大了你常年在国外不也是为了避嫌吗?」

    「你相信我,我可以自己解决问题,我长大了,不是小时候哭着闹着找妈妈的小姑娘了」

    我小叔最后还是松了口答应了,只是坚持四处找了关系,在张汉雄老家那里找了警察局的朋友来保证我的安全。

    终于,到了去祭祖的那天。

    我把报警器和定位器都在身上戴好,笑着等待即将到来的,我的新郎!

    男人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我坐到他那个车上的时候感觉天阴沉沉的,像要下雨。

    车里熏人的劣质香水味熏的我发懵,我坐在副驾驶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

    男人倒是很自来熟,从我坐上车嘴就没停过,一说话我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口臭和烟味。

    我默默转过头装听不见,从进他老家的高速站时他突然又开口,这次说的让我精神一振。

    「悠悠啊,我们老家祭祖的风俗是不能带手机啊的电子产品,你到时候的手机交给我保管吧?」

    「等仪式完了我就还给你。」

    我咳嗽一声回答「既然是风俗,可以。」

    说着就把手机递了出去。

    他嘿嘿一笑,转过头去不做声了。

    他最后还真给我带到一个看起来像祖宅的地方,非常的破旧,杂草都长的快有人高。

    我在门口下了车,他说让我先进去他在后备箱取了祭祖的东西就来。

    我留了个心眼,下车前把定位仪,针孔摄像头和一键报警的装置都藏在了我衣服袖子最里面,整理了一下才下了车。

    正在我站在门口刚踏进去一步就感觉到后颈一疼。

    接着就眼前发黑失去了意识。

    倒下前最后一秒我悄悄握住了我的设备。

    9

    等我再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黑暗。

    我第一反应就是去摸机器。

    还好,还在,我松了一口气。

    接着就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

    张汉雄应该也没有带我走很远,这里的墙看着破旧不堪应该也是他们那个祖宅附近的建筑。

    我试着挣扎了一下,发现手被捆得死死的解不开,正在我想找个工具试试时,张汉雄走了进来。

    装还是要装个样子的,我眯了眯眼

    「你这是干什么?」

    他猥琐的凑近看着我,笑了笑说「许悠是吧,老实点!」

    「你可是卖给我了。」

    我深呼吸一下,悄悄把手腕上的针孔摄像头对准他,语气有些颤抖的问「你什么意思?快放开我!」

    他找了个椅子坐下「字面上的意思,何家把你卖给我了呗。」

    「要不是人家要个处,我他妈早把你睡了,还能让你现在这么跟我说话?」

    「你就庆幸吧,最近没人要买器官什么的,不然…」

    他用他那倒三角眼上下打量了我一下

    「现在你是几块我就不知道了。」

    基本证据已经录下了,正当我想按下报警按钮时门口又进来一个人。

    看清脸后我都忘记动作,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走进来的人,居然长着何莉的脸,那个死了的现在应该都应该变成骨灰的何莉!

    我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她一进来就低着头向男人走去,走到男人面前就跪下没出一句声音。

    我这次是真的惊诧极了,大声开口问他

    「这是谁?何莉不是死了吗?」

    男人抽了口烟,把烟摁在何莉摊开的手心里,何莉也没有任何反应,连动都不动,像是已经麻木了。

    他可能是现在心情很好,竟然真的回答了我

    「这是就是何莉啊,烧成灰的那个是我上一个女人。」

    「说实话,你也是倒霉,本来卖过去的是她,结果快到时间的时候她说她想起来自己有个有钱的同学。」

    「你也是脑子有问题,那场车祸你才蹭破点皮,她怎么可能就死了。」

    冥冥之中所有的线连在了一起。

    原来何莉联系我,告诉我她结婚,后来出车祸,甚至是后来酒店里的电话,都是计划里的一环。

    我当初还以为是何莉死后何家拿了她的手机,没想到就是她本人。

    一时之间我有些头晕,我在按下按钮的前一刻盯着何莉问

    「所以…结婚和孩子都是在骗我?你从始至终都利用我?」

    何莉麻木的眼神在听到“孩子”时终于动了动,用很哑像是很久没说过话的破锣嗓子开口。

    「孩子,真的死了。」

    「那个男人拿了钱就跑了,我背着爸妈把孩子刚生下来他们就找到我了。」

    「孩子让他们摔死了烧了。」

    「胎盘包了饺子分着吃了。」

    我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咬着牙闭上了眼睛按下了按钮。

    小说大全

    汇杰文学网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最新言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