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段沂山周思然小说-大结局

    时间:2021-09-14 18:54:46    作者:夏雷炮    来源:zsy

    小说简介:完整版小说《在你心上留道痕》是夏雷炮最新写的一本豪门虐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段沂山周思然,内容主要讲述:进周家别墅,我直接上楼进了卧室。这空荡荡的屋子,只有卧室能给我安全感。很小的时候,这别墅就只有我...

    段沂山周思然小说-大结局

    第3章 我巴不得你早些去死!

    进周家别墅,我直接上楼进了卧室。

    这空荡荡的屋子,只有卧室能给我安全感。

    很小的时候,这别墅就只有我住着,父母走得很早,我是被两个佣人照顾着长大。

    她们把我父母对她们的恩情,回报在我身上。

    但终归,我有长大的一天,他们年纪也大了。

    后来我也一意孤行,嫁给段沂山,这几年很少再回来,别墅里,住着我表哥。

    他之前和父母吵架无处可去,我嫁人之后,看宅子反正空着,就索性让他住进来了。

    他对我很好。

    进了卧室,刚关上门,表哥便推门进来。

    他一脸担心看着我:小妹,你怎么想起回来了?脸色也不太好,是不是肺又疼了?还是在那边受了委屈?

    表哥进来,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我也只是看着他摇头。

    小妹,你我当初就说段沂山那家伙不靠谱,现在倒好,姨爹姨妈都不在了,受了委屈,谁给你撑腰?走,我找他算账去!你娘家也不是没人!

    哥,我没事啊,我是大人了,能被欺负到哪儿去?他每天那么忙,哪有闲工夫在我这儿花心思。

    我扯开嘴笑起,只是,本来专门回来陪你吃顿饭的,但我晚上还得赶回段家,今晚有家宴,我得在场。

    陈明文俊逸的脸上划过一丝愠怒。

    我知道我这个表哥向来不喜欢段沂山,甚至觉得段沂山会毁了我。

    但事到如今,想这些都没有意义了。

    我已然踏进了深渊。

    回到段家时,已经有客人开始陆陆续续到了。

    我一眼就看到了正在门口和段沂山堂弟寒暄的蒋冗。

    他是我的大学学长。

    蒋家和我家,段家,关系都很好。

    当初蒋冗大学毕业还在周氏去实习过一段时间,我舅舅亲自带着去谈过项目。

    蒋先生,好久不见!

    蒋冗客气又爽朗:学妹什么时候得叫我‘蒋先生’这么见外了?以前不还叫学长的?我还想着,过些日子,去看看你。

    客人纷至沓来,和蒋冗便随便客气了几句,他就让我去看看在后花园散步的段母。

    我点点头进屋,穿过大厅往后花园去。

    段母对我一直都很好,我们随意聊了几句,她便说后花园开始起风了,她又上了些年纪,经不住吹,便往屋里去了。

    我稀罕这儿空气好,便闲散继续走着。

    没多久,就听到有人喊。

    思然姐,你什么时候来的,好巧啊!

    这声音实在太熟了,我刚才不错的兴致瞬间消失,浑身僵硬站在原地。

    我寻声看去,只见不远处的女人一身简约的浅蓝色,上身短外套,下身的裙子随着微风浅浅飘着。

    看着这张标准精致的鹅蛋脸,我脑海中反复放映着在医院时,朱雨玲跟我说的话。

    我当初,不是简单的食物中毒,而是因为有人在我的饮食中,放了药。

    朱雨玲跟我说,那药虽然不会直接致命,但绝对会伤人脏器,一直残留,无法排出。

    那一刻,我是绝望的,也难以相信,为什么这世上会有这样无耻的人,做这种恶毒的事。

    苏茉儿双手放在上衣口袋里,露出恬静的笑:既然碰见,那我们叙叙旧吧!怎么说,我们以前,也是好姐妹呢。

    好姐妹?我看着她冷笑,不好意思,我可从来没有过你这样的姐妹。

    你!苏茉儿脸上浮现怒意,下一秒,她却冷静下来笑出声周思然,你和我逞这些口舌之快又能如何?沂山爱的是我,在她眼里,我就是这世上最好的女人,单这一点,你便永远都追不上我!

    厚颜无耻!

    如果不是你用尽千方百计,段沂山又怎么会多看你一眼?你怕是自己都忘了,段沂山这份爱,其实根本不属于你吧!我声音淡然冷漠。

    苏茉儿神色划过一丝愤恨,随后却又笑着开口:那又怎么样?至少,我一个电话,一句话,沂山就会赶过来。

    不像你,住在这里,跟守活寡有什么区别?

    那你呢?我上前一步,侧头看她,就算我没人疼没人爱,但任谁都知道,我才是被真正认可的段太太,是段家唯一的女主人!而你,又是什么东西呢?

    你苏茉儿气得面红耳赤,要扑过来打我。

    我闪身避开,一把捏住苏茉儿的手腕,将她往对面一推:我劝你别再乱说话,否则我不介意撕烂你的嘴!

    苏茉儿刚想出言反驳,然而下一秒,她好像看到什么,突然闭了嘴,反而瞪大双眼,眸中闪过一丝恐惧和诧异。

    这反应有些奇怪,我明明没有用太大力,可她脚下一崴,直接摔到地上。

    瞬间,她扬起脸,俨然已经哭得梨花带雨:姐姐,你为什么要推我,上次你没能置我于死地,所以今天又你就这么恨我么,恨不得我去死?!

    对,苏茉儿,我巴不得你早些去死!

    呜呜呜,你好可怕沂山苏茉儿突然叫道段沂山的名字。

    我还没反应过来,身后有人已经疾步冲过来,与我擦身而过那一瞬间,我脚没站稳,直接摔到地上,双手猛摁在地面的鹅卵石上,疼钻了心。

    关键字:

    在你心上留道痕小说
    汇杰文学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