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先生,情深不渝在线阅读梁著许知微&精彩完本结局

    时间:2021-09-13 17:15:42    作者:许知微    来源:ZH

    小说简介:提供许知微作品梁著许知微最新章节,梁著许知微无弹窗,更新梁著许知微速度第一,请各位书友加入收藏。梁先生,情深不渝给我们带来了一个这样的故事:婚礼当天,前男友带着怀孕的小三离开,许知微无奈之下只好和送上门来的陌生...

    梁先生,情深不渝在线阅读梁著许知微&精彩完本结局

    《梁先生,情深不渝梁著许知微》精选章节试读

    婚礼当天,前男友带着怀孕的小三离开,许知微无奈之下只好和送上门来的陌生男人协议结婚,举办了婚礼。

    本以为按照协议,她只要在人前扮演他的妻子,私下里过着自己的小日子,然后等着协议结束拿钱离开就好,哪里知道,他对她早就情深不渝,蓄谋已久。

    会变成小花猫的

    五月二十日。

    天气宜人。

    梧桐树叶随着微风轻轻摇摆。

    红砖白瓦的小教堂里,牧师正在轻声念着祷词。

    许知微提着婚纱的裙摆,站在梧桐树下,双眼微红,仰头看着面前穿着黑色礼服的男人。

    指甲掐在掌心,脸色发白。

    赵明川,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

    赵明川扶了下自己的眼镜,英俊的脸上满是愧疚不安。

    对不起,知微,青青她怀孕了。

    怀孕?

    许知微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有些怔愣,下意识的抬眼看向不远处。

    隔着五米远的地方,停着一辆红色的跑车,车上坐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戴着墨镜,长发微卷。

    优雅贵气。

    最重要的是有钱。

    许知微心中绞痛,眼角泛红。

    脑子只剩下两个字背叛。

    有些发懵,她的声音气得发抖,赵明川!

    赵明川嘴唇动了动,只吐出一直在重复的三个字,对不起。

    对不起?

    十几年的感情不过一句对不起。

    你既然和她好了,为什么不早告诉我,非要等到今天这样的日子羞辱我,赵明川,你还是人吗?

    赵明川愧疚的低着头,对不起,知微,都是我的错。

    对不起,对不起,赵明川,你除了这三个字还能说别的吗?

    你现在和她走,是要我在客人面前变成笑话?

    许知微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喊出这些话。

    就因为她有钱,所以你就不要我了?

    赵明川眼里划过一抹难堪,他顿了顿,道:知微,你看,里面的客人不多,并没有太多人知道我们的婚礼,他们会理解的,不会有人

    许知微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里已经全是冷光。

    她扬手,狠狠的甩了一巴掌过去。

    她从来不知道赵明川是这样的人,背叛她,如今还在为自己找理由开脱。

    他一转身潇洒的走了,却将她置于这种难堪的境地。

    于心何忍。

    明明是他出轨在先,她何其无辜,却要承受这一切。

    赵明川偏了偏脸,抿住了唇,知微

    许知微,你干嘛打人?

    夏青不知道何时走了过来,眼底含着怒色。

    青青,算了,是我对不起知微。赵明川将夏青揽住,小心翼翼的安抚,别生气,对孩子不好。

    夏青脸上的怒色这才平和下来,她指尖夹着一张银行卡,递在了许知微面前。

    这里面有二十万,足以弥补你的损失,你们之前租住的房子明川已经好心的续租了一整年,你可以继续住下去。

    许知微,做人最好是知足。

    话里话外都是不需要遮掩的蔑视和高高在上。

    明川即将成为我孩子的爸爸,我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联系,若是可以的话,希望你主动从清文辞职。

    我还可以和你们领导打电话说一声,多给你些遣散费。

    赵明川想说什么,可是嘴唇动了动,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离开?

    许知微心里憋着的恶气瞬间窜了上来。

    指节攥得发白,现如今,小三都这么猖狂的吗?

    抢走了她的男人,还要她离开工作的地方。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尽管眼睛通红,看起来可怜又委屈。

    可是眼神是倔强的。

    轻笑一声,许知微声音凛然:做医生又苦又累的,夏小姐这么有钱,怎么不干脆将赵明川养在家里呢,放出去,不怕他又被哪个有钱的女病人勾搭走了吗?

    一句话,成功的叫面前的两人同时变了脸色。

    许知微和赵明川一年前大学毕业进入清文医院,去的时候在住院部待过两个月。

    赵明川和夏青就是这个时候认识的。

    如今回想起来,那个时候赵明川就有很多不对劲的地方,可是他惯会甜言蜜语的哄人,加上那段时间也累,许知微便没放在心里。

    谁知道呵!

    知微,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房租是我给你的补偿,对不起。赵明川叹气道,你以后有什么困难的地方,只管打电话给我。

    夏青在下一秒接话,许知微,好自为之。

    警告的意味十足。

    许知微想笑,她将自己的头纱扯下来,狠狠的踩在地上。

    红唇微扬,带着几分讽刺的笑,对夏青道:你不用这般警告我

    她又看向赵明川,神情讥诮不屑,垃圾堆里的男人,不要也罢。

    赵明川,你当真以为她是真心喜欢你的吗?

    好自为之,这才是我送给你的忠告。

    知微。被这样奚落,赵明川脸色有些不好看。

    夏青小鸟依人一般的挽着赵明川的胳膊,炫耀的道:可是他现在是我的,不是吗?

    许知微,你输了。

    她将墨镜戴上,看向赵明川,软着语气撒娇,我们走吧,明川,站在这里好累的,可别累到宝宝。

    赵明川眼里涌动的都是温柔,好,我们走。

    连一个眼神都没给许知微。

    红色的跑车离开。

    树影婆娑。

    许知微抱着双臂,死死的咬着唇,所有的坚强和镇定在这一刻终是被痛苦和悲伤冲垮。

    她蹲下去,无声的哭了起来。

    她和赵明川在同一家孤儿院长大,两个人一起读书一起毕业一起工作。

    难过的时候,两个人一起吃了整整一个月的泡面。

    两个人一起考进清文医院做实习医生,一起努力转正。

    一起准备了这场简单却温馨的婚礼。

    她以为这就叫一辈子。

    夏青的出现,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将她的梦打碎,拉进了残忍的现实里。

    哭了不知道多久,直到一双锃亮的黑色皮鞋出现在她模糊的目光里。

    一方蓝色的手帕递到了她面前。

    陌生干净的男声响起,擦擦吧。

    许知微顿了下,没接,抬起手背去擦眼泪。

    手还没碰到脸,便被一只体温略凉的手牵住了手腕。

    男人的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

    声音不急不缓,像是温柔的安抚,又像是漫不经心,会变成小花猫的。

    许知微往后缩了缩,将自己的手腕抽了回来,接过了手帕。

    谢谢。

    --

    作者有话说:

    我来啦,新文开坑,大家一起造起来呀!

    要不要搭个伙?

    许知微将眼泪一点点的擦干,站了起来,看向突然出现的好心人。

    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装,身形修长,气质温淡疏离,让人不自觉的被吸引。

    眉眼里都是温柔。

    可是仔细去看,又藏着无数的疏离客气。

    许知微想将手帕还给他,可是刚递出去,又想起手帕被自己用了,连忙又缩了回来。

    这个弄脏了,我

    没关系。男人轻笑一声,声音干净温柔,我并不是故意要看的,只是刚好经过这里。

    许知微有些窘迫,被抛弃本来就够惨了,还被人看到了,看到也就算了,他还过来关心自己还是个看上去十分优秀的男人。

    总之,尴尬被无限放大了。

    没关系。许知微在心底叹气,别人也是一片好心。

    需要帮忙吗?不急不缓的声音响起,

    许知微茫然的看着男人,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

    帮忙怎么帮?

    结婚这种事

    其实也不算是帮忙,是我想找你做个交易。男人干脆将自己目的坦白了说,我需要一个女人做我的太太,婚期维持三个月就行。

    当然,我会给相当丰厚的报酬。他顿了顿,略微笑了笑,会让你成为比起刚刚那个女人还要有钱的富婆。

    有钱的富婆?

    许知微垂着眸子,心里忽的腾起万千的情绪。

    夏青有钱,赵明川便主动上钩。

    在这个世界上,钱真的比感情还要重要吗?

    钱真的是最重要的吗?

    她有些茫然。

    可是

    男人的声音不急不缓的继续响在耳边,明明都是简单的词语,组合在一起,却带着让人抵抗不了的蛊惑气息。

    狠狠的打渣男的脸,才是最爽的事情,对吧?

    对!

    当然对!

    许知微看着自己身上洁白的婚纱,手掌慢慢的攥紧了。

    心中的魔鬼在叫嚣答应他。

    我知道女人将婚姻看的很重,万金难买。

    只是,你的婚姻还没开始就失败了啊。

    所以,为什么不干脆点呢。

    拿一辈子的荣华富贵甩在渣男脸上,那才是大快人心的事情。

    你只要拿三个月的时间来换就好了,你什么都不用失去。

    许知微猛地仰头看向男人,他的每一句话都戳在她内心最深处,勾出她心底的最黑暗的想法。

    嘴唇动了动,她嘶哑着声音开口,为什么找上我?

    因为你恰好被男人抛弃了。男人平静的道,说出口的话是那么真实,真实到让人无地自容。

    而我在未来的三个月里,恰好需要一个女人扮演我的妻子。

    不是你,也会是别人,只是刚好叫我遇见了你。

    三个月是吗?许知微冷静的看着男人,我有条件。

    你说。男人低声笑起来,声音低沉悦耳。

    我不要你什么东西,只要你现在跟我进去完成仪式,在我的无名指上套上戒指就好。许知微脑子里已经快速的拟好了自己条条框框,还有,我需要签合同来保证我的合法权益。

    尽管男人开出的条件很丰厚,也很诱人,许知微也准备答应,但是心底还是保持着最大的警惕的。

    男人嘴角扬起,眼底浮现出星星点点的笑,将他的疏离冲散了些。

    好,条件你随便开。

    他知道她担心什么。

    他微微一笑,骨节分明的手掌伸到她面前,你好,我叫梁著,欢迎你成为梁太太。

    许知微看着那只手,轻轻咬唇。

    这一步走出去,就没有回头路了。

    她心里还有些犹豫,可是一想到赵明川三个字,心里便泛起无边的痛苦。

    她要让赵明川知道,她许知微没了他,也不是没人要。

    你好,许知微。

    男人的左手带着凉意,牵住女人白皙纤细的右手。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梁著招了招手,一辆宾利开了过来,车上走下来一个穿着黑色正装的男人。

    恭敬的道:梁总。

    梁著看向许知微,婚礼还有多久开始?

    许知微轻声道:十分钟。

    梁著便看向自己的手下,十分钟,把所有关于梁太太前任的东西都清理干净。

    好的,梁总。

    不过一分钟,又一辆黑色的车开了过来,下来两个黑衣人,跟着之前的那个人进了教堂。

    梁著主动式伸手,我们进去吧。

    许知微犹豫了下,缓缓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心,好。

    男人手掌的体温有些凉,却是最适宜的温度。

    两人手牵手走进了教堂。

    阳光透过树叶落下斑驳的光影,落在那一对男女身上。

    明明是 颜值即正义

    可是赵明川呢?

    前面那个男人长得真好看,要我选,我也选他。

    颜值即正义。

    你们这样说的话,那真的是许知微的问题了啊。

    窸窸窣窣的议论声不断的传来,各种猜测纷至沓来,因为赵明川没有出现,而这里又出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所以,所有的猜测都落在了许知微身上。

    许知微昂着头,背脊挺直。

    等到婚礼结束,便会真相大白,现在的这些流言蜚语,她不在乎。

    缓步走到梁著身边,她的目光禁不住被梁著吸引。

    温文尔雅。

    两人交换戒指。

    这些都是早就准备好的东西,过了这个婚礼,都会被许知微丢掉。

    赵明川

    就在恍惚的瞬间,戒指套进了她的中指。

    她的手指白皙纤细,戒指大了一圈,有些不稳。

    默默将戒指攥紧,许知微心想,不是自己的东西,果然不合适呢。

    该你了,梁太太。梁著的手掌微微用力,将许知微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

    许知微垂眸,为梁著戴上戒指。

    戒指同样不合适,却是小了一圈。

    牧师早就知道婚礼的男主换了人,镇定平静的道:恭喜梁先生梁太太。

    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

    婚礼这就算结束了。

    旁边的酒店里准备的酒席,但是许知微不准备去了。

    她想离开,手腕却被梁著牵住。

    梁著看向众人,目光温和有力,感谢大家来参加我和知微的婚礼,隔壁准备了酒席,希望大家玩的开心。

    许知微轻轻咬唇,本来想阻止的,因为酒席是赵明川准备的。

    可是想了想,是赵明川负她在先,花他的钱,她又何必矫情。

    再说,钱也花了,不吃白不吃。

    客人陆陆续续的离开。

    许知微松了口气,看向梁著道:谢谢你。

    梁著却像是知晓她的想法,温和的道:酒席我已经让人换掉了,是重新准备好的,你不用觉得膈应。

    我想,你应该也不会想去那边互动,不如我们趁这个时间将合同签了?

    顺便再去领证。

    领证?许知微睁大眼睛,还没从他迅速且井井有条的安排里回过神来,就被再次惊到了。

    她以为他们只是假夫妻,在外人面前秀秀恩爱就可以的那种。

    毕竟他只需要一个名义上的妻子。

    梁著迎着许知微的视线,唇角扬着明快的微笑,优雅矜贵。

    知微,你不会想反悔吧?

    第一次见面,他叫她的名字已经熟稔得像是早就相识的熟人。

    随即,他又想到了某种可能,眉头微拢起来,你不会是已经和那个男人领证了吧?

    如果是这样,那就麻烦了。

    许知微轻轻摇头,没有,我只是

    梁著低笑一声,是我之前没有说清楚,知微,我现在要的是法律上的妻子,不是那种口头说说而已的,你要是现在不想答应,没有关系的。

    嘴上说着没关系,可是他一直盯着她的脸。

    她有着黑色的长发,温婉柔静的脸庞,此时紧紧的抿着唇,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

    梁著叹气。

    我只是想问清楚,没问题的。

    决定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许知微答应的很快。

    真的结婚也没关系的。

    毕竟她的婚姻难已经失败了,而梁著在她最尴尬的时候挺身而出。

    我只是没想到这么快,我想先签合同。

    事实上,这也不算快,她和赵明川的计划是,今天办婚礼,明天去领证,占两个好日子。

    梁著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笑声温和,当然。

    落在头顶的力道恰到好处,许知微心里闪过一丝异样。

    梁著的助理办事效率很高,已经将合同准备好了。

    许知微即将合同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合同里明确规定在未来三个月里,两个人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许知微的义务便是在梁著需要的时候扮演一个妻子的角色。

    并且享有一大笔丰厚的报酬。

    其余时间,两个人各不干涉。

    当然,在这段时间里,许知微不可以和别的男人有密切的来往,确保不会出现什么不好的影响。

    而梁著也会和女人保持距离,确保梁太太头衔的唯一性。

    合同的条条框框都很严谨,没有什么问题,许知微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梁著的名字签在旁边。

    许知微的字是小楷,而梁著的字一笔一划都十分板正。

    相得益彰。

    许知微将婚纱换了下来,随后在杨雪的帮助下将婚纱装好。

    婚纱是的租的,还得去还。

    你考虑清楚了吗?领了证可就是法律上的夫妻了,你以后离婚再结婚,就是二婚了。杨雪低声劝她。

    还没领证,就代表仍有反悔的余地。

    许知微将包包里的证件一一清点出来,考虑清楚了,三个月而已,很快的。

    二婚比起赵明川给我的伤害算什么。

    要是到时候人家不离婚呢?说不定他是故意骗婚的呢?杨雪担忧起来。

    梁著看上去斯斯文文,温文尔雅的样子,谁知道背地里是不是个斯文败类呢。

    知微这么漂亮,要是被男人拐跑了欺负了怎么办。

    他会的。许知微相信自己的眼光,梁著不是那样的人。

    她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做交易来的。

    不是她也会是别人。

    他需要一个妻子,而她想要赵明川为自己的选择后悔。

    何乐而不为。

    将东西收拾好,许知微将婚纱交给杨雪,麻烦你帮送过去,回头我请你吃饭。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不想留在这里,她怕自己会因为小雪的话而动摇。

    教堂外。

    梁著站在车边,见许知微出来,拉开了车门。

    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落在他身上,美如画卷。

    许知微的脑海里忽的浮现出一句话,最狼狈的时候,也能相遇最美好的意外。

    她走近,低声说了句谢谢。

    大大方方的,并不矫情。

    车子直接开去了民政局。

    今天是520,民政局外排着长队。

    每一对男女都牵着手,脸上有着比阳光还要灿烂的幸福笑容。

    车子滑过去,许知微垂下眼眸。

    心里依旧难以释怀。

    侧门位置,工作人员直接将他们领了进去。

    工作人员走在许知微身边,频频拿眼角去打量许知微,眼神里充满了好奇。

    就好像梁著身边的女人是什么稀奇的东西一样。

    许知微感觉到了,选择了无视。

    关键字:

    梁先生,情深不渝小说
    汇杰文学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