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言初云北寒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21-09-13 17:11:44    作者:苏言初    来源:ZH

    小说简介:467264苏言初云北寒小说的精彩内容由本站给大家带来,《467264苏言初云北寒》是网络作者“苏言初”原创的一本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和离上元节,万千灯火。云小侯爷府中,却一派冷清。苏言初坐在梨花椅上,看着桌上冷透的佳...

    苏言初云北寒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

    《467264苏言初云北寒》精选章节试读

    和离

    上元节,万千灯火。

    云小侯爷府中,却一派冷清。

    苏言初坐在梨花椅上,看着桌上冷透的佳肴,目光空洞。

    吱嘎!

    门被从外面推开,云北寒大衣上落满了积雪,满是寒意地走了进来。

    怎么房间里这般昏暗?你又没点烛?

    苏言初听着他一如既往冷硬的嗓音,借着微弱的光冲他走去,顺手接过了那件大衣。

    我忘了以后都不会了

    云北寒剑眉微蹙,成婚六年,她忘东往西,若是旁人早休了她。

    纵使屋内昏暗,苏言初也感受到了男人隐隐透出的嫌恶。

    她将大衣上的积雪轻拍,正准备将其挂好,这时,一枚香囊从大衣里掉了出来。

    苏言初将其拾起,这才看清上面绣得一对鸳鸯。

    香囊是年轻女子在上元节赠送情郎之用

    怎么了?

    云北寒将屋内的灯点亮,见她还站在门口发愣,更加不耐。

    无事,侯爷你早些休息。

    苏言初忍着喉中涩意,将鸳鸯香囊放回到大衣中,而后将其小心挂好。

    她想自己也是时候离开了

    云北寒最不喜苏言初这日复一日寡淡如水的样子,六年来没有一丝改变。

    她是上京城中有名的贤良之妻,是皇帝亲封的一品诰命夫人,却不是自己心仪的妻子。

    行至内房。

    他不经意见看到桌上的残羹冷炙:苏言初,本侯不是说过今日皇宫设宴,不会回来用餐吗?

    苏言初听闻此话,脑中一轰。

    她又忘了

    她赶紧去收拾:对不起

    可回应她的只有云北寒摔门之声。

    明明他回来了,可这偌大的云侯府邸却似只有她一人。

    苏言初喉中的苦涩怎么也压不住,她默不作声地将一切收拾好,而后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推开房门。

    几张写满了字的纸张端端正正地摆在窗台边。

    苏言初走上前,将其拿起,默默地看了很久,确定没有出错后才又放下。

    云北寒对她没有夫妻之情,两人很少同房。

    从成婚后,她便一直住在自己的院中。

    躺在卧榻上。

    苏言初听着外面烟火声,脑海中都是前几日长姐苏知画看自己时说的:这般陌生,谈何夫妻?

    卯时,天还未亮。

    苏言初便起身亲自为云北寒准备朝服和早点。

    云北寒是北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常胜将军,也是唯一的异姓侯爷,是当今皇上最信任之人。

    二刻钟后,他已经穿戴整齐来到客厅。

    他就是这样做事严谨,?朝乾夕惕,从来不会疏忽懈怠。

    苏言初忆起几年前,她因感风寒,松懈了几日,他便生气出征,几月未归

    好像自己所做一切在他眼中都是那般理所应当。

    今日莫要忘了回老宅,照看爹娘。云北寒坐在桌前,吃着早点,不忘提醒。

    苏言初听闻他那句照看爹娘,眼眶莫名发热,是照看他的爹娘,不是自己的。

    她没有回话,把准备了很久很久的书信递到了云北寒的面前。

    侯爷,我们和离吧。

    只愿再也不知君

    加入书架 A- A+

    客厅里霎时寂静无声。

    云北寒看着桌上那手写的毛笔字,黑目一紧。

    ——和离书。

    你又在闹什么?

    云北寒平静地眼底尽是冷意。

    苏言初心口一涩,说不出的酸楚溢满全身。

    侯爷,我没有闹,和离这件事,我思索了很久。

    话落,苏言初起身不再看云北寒,一步步走出了客厅。

    六年了,她是个人,也会累

    一刻钟后。

    苏言初的小院外站满了丫鬟婆子。

    云北寒也不敢置信地来到了这里。

    他就看从前自己那个不怎么梳妆打扮的娘子画了一个淡妆,高高的峨眉,白色袄子下是红色的长裙

    侯爷,我走了。

    苏言初仅拿了一个小包袱,从他面前走过,清澈的眸子没有一刻停留。

    府内丫鬟们看到这一幕都是不舍。

    眼看着苏言初快要踏出府门,云北寒再忍不住开了口。

    苏言初,为什么?

    苏言初步伐顿住,她望向朱红色的府门外,皑皑白雪景色美不胜收。

    她没有回答原因,只道两字:保重。

    苏言初是真的走了,走的那么风轻云淡,以至于云北寒良久都没能回过神。

    他手里还攥着那份苏言初拟好的和离书。

    他低头轻撇了一眼,再看到和离书末尾上注明的女方赡养费几个字后,不觉冷嘲。

    苏言初,本侯真是高看你了。

    这是成婚六年,云北寒 离开

    加入书架 A- A+

    这上京乃至北国又或者说这大千世界,若没了苏言初会怎么样?

    云北寒从来没有想过。

    此刻他只觉异常洒脱,他又可以变回六年前桀骜不驯的云小侯爷,再也不用被女人约束

    之后的每一日。

    云北寒都会让管家安排每日杂事。

    虽说府邸下人丫鬟几十人,却都未能达到苏言初的标准,就连所送糕点吃食味道也不同。

    十日后。

    天色未亮,云北寒就起身了。

    府邸的下人们都还没起来。

    云北寒只能自己点了烛,去书房查看公务。

    原本一直整理好的书籍,如今摆在书架上杂乱无章。

    云北寒不由得蹙眉,刚要去拿一本四库全书,忽然就被书架上贴的一张纸给吸引了目光。

    他揭过,就见纸张上,写着娟秀的毛笔字。

    阿寒常拿的书,要摆在最明显得位置,切不可忘了。

    云北寒眸色一暗,将纸张随手丢弃。

    又不是什么大事,有什么可记的?

    他拿过四库全书,还没翻开,上面又贴了一张纸,竟然和书架上写的一样。

    云北寒心猛地一紧,接连拿下几本书。

    不出所料,上面都贴满了纸条。

    申时阿寒会到书房,要提早备好纸墨笔砚。

    子时趁阿寒休息整理书。

    不可弄混书籍,阿寒会生气

    云北寒默默地看着这些纸条,眸色沉沉。

    他哪里还有心思再看书,几步朝着客厅走去。

    府邸今日伺候云北寒的小厮迟迟才离开,他看到云北寒已经起身,忙磕头。

    侯爷,小人昨夜睡昏了头,起来迟了,还望您宽恕。

    云北寒狭眸望着他认错的姿态,一瞬的想起了苏言初。

    当初她无意中将四库全书中的一本放错了位置,他便恼怒质问:你不是自诩知州千金,知书达理吗?怎连书籍位置都记不住?

    本侯娶你回来,不是摆设!

    云北寒许久回过神,却也只是冲小厮摆手,没有说重话。

    下去吧。

    小厮走后。

    管家将今日的早点让人摆上来。

    云北寒坐在餐桌前,举止矜贵地吃了一口,不由得蹙眉。

    这粥和玉枣糕味道为何与苏言初买的不同?

    赵管家闻言走上前,在征得云北寒同意后,拿起一块尝了尝。

    侯爷,我们买的玉枣糕一直是这个味道。

    这时一旁伺候的丫鬟忍不住开了口:侯爷,您以前吃的玉枣糕和粥,不是买的,是夫人每日天还未亮亲手所做。理整家獨費付βγ

    云北寒听闻此话,眸色一紧,嘴里的糕点顿时没了滋味。

    所有的心情仿佛都因为丫鬟提起的那一句夫人消散殆尽。

    云北寒不想再留府中。

    他让人去请了几家贵族公子一起出去喝酒。

    风雅阁。

    是尚书之子上官楠在外的私产。

    听闻云北寒过来,他赶忙去上等厢房迎接。

    云侯,你这般早来这里,家里那位可同意?

    苏言初是知书达理,但却不准云北寒多喝酒。

    几年前,云北寒被好友们劝酒,苏言初过来竟替他挡下了足足十碗。

    为此,还差点闹出了人命。

    从那以后,上官楠就知道云家这位内人,不是一般女子,大家也都心照不宣不敢再劝云北寒喝酒。

    她闹脾气,回家省亲了。云北寒知道苏言初不是真的想和离,不就是想借回家让自己服软?

    这话一落,厢房内一时寂静不已。

    上官楠尴尬问:省什么亲?三年前,江南突发洪水,苏言初爹娘为救黎民早就以身殉职了。

    她的双亲早不在

    加入书架 A- A+

    苏言初爹娘为救黎民早就以身殉职了!

    云北寒瞳仁骤缩,久久未能回神。

    上官楠看他这幅神色,不由得诧异:云侯,难道你不知晓?江南知州可就你这么一个女婿了。

    江南知州也就是苏言初的父亲,此生只娶一妻,只生了两女。

    他的大女儿苏知画嫁给了抗击敌国战死的祁将军,成了寡妇。

    二女儿苏言初则是嫁给了云北寒,只不过外界传言,她也是寡妇,是活寡

    现在看来真的不假。

    云北寒不知是怎么出的风雅阁。

    上京城,冷风呼啸。

    云北寒问一直跟随身边的侍卫夜七:苏言初父母的事,你可知晓?

    时隔三年,夜七第一次听云北寒问,单膝跪地。

    主子

    说。

    夜七没办法只好如实禀报。

    三年前,江南突发洪水,苏言初的父亲时任江南知州,管理水患,夫妻两人为了救一对落水孩童,不幸被洪水淹没

    云北寒垂落在身侧的手,暗暗攥紧了几分。

    此事你为何没有告知本侯?

    主子,那时恰逢您大胜,边关将士和乐,奴才刚提,您就后面的话夜七没敢说。

    云北寒想起来了。

    当时他意气风发,觉得女人家的小事不值一提,让夜七不用管苏言初。

    小事

    云北寒终于明白为何那一年,皇帝亲封苏言初一品诰命,而她却是惶惶接下,终日愁容。

    苏言初走了多久?他忽然问。

    十一日了。夜七回。

    十一日,若是乘坐马车,应该快回到江南了吧?

    她可有寄信回来?

    夜七摇头。

    云北寒心神一沉。

    他本想让夜七追去江南,可回想苏父苏母是三年前去世的,苏言初不可能是因为这事闹脾气。

    或许是习惯了追捧,习惯了占据主导,云北寒想等苏言初回来找自己。

    他不信成婚六年,苏言初会走的那么果决。

    而且她一个小女人,离了自己,还能去何处?

    去往皇宫。

    军机处。

    云北寒心不在焉的处理着边关事务。

    终于到了酉时,眼看日落,他落笔,离宫。

    一路回侯府。

    他还未到门口,忽然就看到门口,一道背影瘦弱身着白袄的女子站在外面。

    云北寒眸色一亮,他长腿一迈,快步上前一把扯过女子纤细的手腕。

    苏言初!你可知错?

    女子缓缓转过身,美目盼兮:阿寒

    关键字:

    467264小说
    汇杰文学网猜你喜欢